河北雅苒美盛肥业有限公司
主营:高端水溶肥 钾肥 菌肥 中微量元素
联系方式

美盛化肥雅苒 美盛化肥

联系人:解经理

电 话  03115738216

手 机  13785188827

邮 箱:996229789@qq.com

地 址:河北省石家庄市


产品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进口肥降价席卷中国 国产肥也会跟着跌


作者: 来源:农财网农化宝典 日期:2016-09-06 15:32:26

今年以来,国产肥纷纷降价促销仍难挽狂澜,如今连进口肥也“顶不住”了。记者从广东、广西、福建、云南等地的多个农资市场解到,近半月以来,进口肥标杆品牌挪威雅苒(下称“挪威”)售价大幅下降,在广州农资市场,以3个15含硫的雅苒复合肥为例,批发价已降至4600元/吨,比此前的5200元/吨下降了600元/吨,降幅达11.5%。
  一石激起千层浪,降价消息很快引发连锁反应,罗马尼亚“安泽”系列等进口肥价格均不同程度下调。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进口肥价格调整或将延续至明年上半年才有望稳定。
  为何会突然有如此大幅降价?此次降价是代理商主导,还是雅苒中国的布局?针对此轮降价的相关情况,雅苒中国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并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将于近期进行市场沟通,具体情况将于本月中旬对外公布。
  挪威肥半月前突降价短期走货明显加快
  最近,挪威降价消息在农资圈不胫而走。“一下子降这么多,大家都很奇怪。”广州番禺某零售店老板郑先生表示,大概半月前收到经销商消息,3个15(含硫)的批发价从5200元/吨下降到4600元/吨之外,零售价下降至4900元/吨,此外高氮、高钾等挪威肥系列产品全部降价。
  广州番禺农资市场多以进口肥为主。郑先生称,销售进口肥多年,此前还未遇到过如此大幅降价,“感觉不正常。”郑先生表示,虽然价格下调,但农民用后反馈不一,“不知是否存货太久,质量参差不齐,有些甚至出现了板结。”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雅苒中国在广东市场上的代理商有中化化肥和广东天禾两家。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降价率先由广东天禾发起,中化化肥的降价时间表要比广东天禾晚两周,而且调整的幅度也不一致,因此终端出现差价。
  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目前挪威3个15复合肥在各地降幅确实不一,比如海南有4800元/吨的批发价,广西则是4700元/吨。另外各地零售终端的价格也不一样。
  降价促销效果如何?记者了解到,在上半年走货慢的情况下,这半个月挪威肥好似打了强心剂一样,在一些习惯用进口肥的地区零售店出货明显加快。但在惠州等进口肥使用较少的区域,挪威肥降价影响甚微。
  珠三角肥料批发商梁老板表示,挪威肥的销量环比上月增加了20%。广州番禺榄核镇零售店主冯荣基称,最近一月挪威肥销量环比增加50%。广西南宁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陆姓负责人介绍,雅苒降价之后月销售量在2000-3000吨,环比上月增加了20-30%。该公司的农资产品主要用于香蕉作物,“现在不是香蕉用肥高峰期,主要是零售商在囤货。”
  不过也有零售店主表示,降价后此前所囤积的货只能被迫降价亏本出售,加之目前赊销太严重,利润空间被进一步降低。
  罗马尼亚等也有不同程度下调
  作为进口肥的风向标,挪威肥降价后,罗马尼亚等多个进口肥已有不同程度的连锁反应。
  根据多位零售商和经销商反映,挪威肥降价第二日,罗马尼亚“安泽”3个15便下调了价格,零售价从5200-5400元/吨,下降到4800-4900元/吨,零售价下调幅度约为400元/吨。而中外合资的撒可富含量3个15的复合肥零售价降了400元/吨。
  阿康和狮马并未在这次降价潮中大幅跳水,但据了解,阿康复合肥上半年已有微调,如福建某地3个15含硫的批发价从4800元/吨降到目前的4400元/吨,下降了约400元/吨,降幅在8.3%左右。3个16含氯的也出现了约400多元/吨的降幅。目前仅狮马价格较为坚挺,零售价在5600元/吨左右,与挪威肥降价前基本持平。
  业界议论纷纷雅苒中国暂未明确回应
  对于此次调价原因,业界议论纷纷。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挪威肥此番降价是因为港口库存压力太大。“据说港口的存货有30多万吨,而且还有10几万吨正运往中国。这个存量并未确切证实,但库存容量过大是肯定的。”多位肥企高管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上述消息。
  对此,南方农村报记者联系了雅苒中国的相关负责人,对方并未正面回应,仅表示,有关降价事宜,公司将于本月中旬进行统一市场沟通,之后对外发布消息。记者将持续跟进报道。
  另外,记者综合各方专业人士意见了解到,此次多个进口肥大幅跳水,实际是国内外因综合因素所致。
  去年9月1日开征增值税后,进口肥成本大涨,仅零售价只是小幅上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阿康代理商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刚开征时,阿康3个16(含氯)的成本增加了400多元/吨,含硫的则增加了600元/吨。“影响确实太大了,之后其实各进口肥价格都有一定上浮,但幅度不大。”
  某进口肥中国总代理负责人陈先生则分析,价格难上扬,一方面国内大宗原材料成本下滑影响,“包括天然气、尿素、钾肥,一铵、二铵等价格都持续探底,复合肥生产的综合成本下滑了20%左右。”加之,受农产品价格持续低迷影响,农资投入减少,化肥使用量总体萎缩,进口肥首当其冲,上半年销量减少,库存囤积增加。
  另一方面,国际市场形势同样不容乐观。陈先生表示,欧洲的硫酸钾复合肥下跌更多。以阿康3个15含硫的复合肥为例,它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从去年9月1日到现在已有100美元/吨的下跌。
  而最直接的导火索则是因为各种因素,国产肥上半年的价格暗战早已打响,进口肥的生存空间萎缩明显。近几个月,四川美丰、芭田、新都化工、拉多美,金正大、陕西兴化等都有不同程度降幅。
  广东金正大生态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颉红涛介绍,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下调影响,金正大也制定了新价格,以3个15的复合肥为例,与往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00-500元/吨。“实际上,每年夏秋用肥旺季我们都会价格调整,不是单纯为了降价。”颉红涛表示,目前零售价在230-340元/包,与挪威基本持平。
  广东拉多美化肥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剑介绍,今年春节之后,拉多美的3个15复合肥已进行了两到三轮下调,幅度大约降了600元/吨,基本已经降到了不赚钱的地步。他分析,降价一方面是国内原料成本不断下降,另一方面受市场环境影响,企业也在不断削减利润。“尤其是去年部分肥企硝基肥率先降价,打破了这个游戏规则,进而该品类的利润被拉低。”
  从上半年国产上市肥企的惨淡财报中,对肥料行业的不景气已可窥见一二。当然,进口肥日子也并不好过。记者从多位一线零售店主及经销商处了解到,多款进口肥上半年销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30%左右,下半年销售压力仍不容小觑。
  “国产肥只是降得更早,分为多次,每次幅度较小,进口肥实际上只是一次性补降。”陈先生分析,此番降价潮应该不只是短时间的促销行为,短期内降价触底反弹的可能性不大,价格下调仍在合理区间之内。
  而多位国产复合肥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尽管此次挪威大幅跳水令人意外,但实际上雅苒仍有下降空间。“如果欧洲比中国更好的价格,干嘛那么远拉过来。”李剑认为,即使挪威等进行了大幅下调,当仍有利可赚,只是少赚而已。
  国内一知名上市肥企负责人也认为,进口肥降价空间仍存。“他们的利润空间太大了,再降600元/吨的空间都有。”该负责人表示,不管从质量还是效果来讲,我们的效果比他们的还好,中微量元素更全,工艺也很接近,但两者的利润差距大得离谱。”
  会否掀起国产肥下一轮降价风暴?
  挪威降价已在农资圈引发热议,包括各方进口肥和国产肥企观望情绪严重。也有业内人士担心,突然如此大幅降价必然引发各方恐慌,雅苒后续是否还会降价?
  李剑认为,挪威此次降价在心理层面的影响大过实际影响。他认为,挪威等进口肥降价实际是对年初国产肥降价的一个应对,只是时间上差别的补降而已。针对这一轮的大幅降价,拉多美并不需要应对。“就我们而言,不会再动了,即使要调整也是终端的价格。”
  颉红涛分析,挪威降价可能会出现两极分化:要么盲目跟风降价,要么实现差异化营销,调整产品结构,而金正大选择后者。“价格并非越便宜越好,盲目跟风最终只能牺牲渠道利益。”
  颉红涛表示,金正大一直走高端市场路线,此轮进口肥降价对其影响微乎其微,接下来金正大的应对措施是根据不同产品定位,尽快调整产品结构,主打营养套餐系列,提升竞争力。
  对此,国内某知名进口肥代理厂家负责人陈先生在接受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价格已经探底,基本没有再下降空间的可能性,行业人士不必过分担心。“原料价格都基本到达历史最低位,全行业亏损的情况本就不正常。”
  开征增值税,抬高进口肥进入门槛,但即使如此,外方仍不想失去中国市场,愿意降低毛利润经营策略。陈先生认为,随着国产高端大型肥企生产、服务、政策优势的日渐凸显,进口肥价格将越来越亲民,更符合老百姓的用肥习惯。
  记者了解到,在多方不利影响下,进口肥企已积极调整营销策略,价格杠杆只是其一,未来在经销模式上将做大调整,值得关注!如法国缔马集团,去年开始进军华南市场便启用了人海战术,把服务做到最基层。一些进口肥代理商的营销模式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改变之前的多级代理,推行厂商一体化的布局模式,通过物流,业务流程、渠道的优化,实现成本下跌,提供性价比更高的套餐和服务,提升核心竞争力。
  这一切,对国产肥仍会形成一定压力。陈先生认为,价格战调整期才刚刚开始,或许会持续明年6月才会稳定下来。“未来一段时间国内化肥行业必定要进入一个洗牌期,淘汰落后产能势在必行。”他分析,将有更多化肥小厂将被淘汰出局,企业倒闭潮在所难免。“从地域来看山东一些小企业容易被淘汰出局,云南、贵州、湖北的企业在原料资源和运输成本优势将更明显体现,成长空间则较好。”